当前位置:埃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 关于我们 >
前人如何期待春天?
来源:未知发布时间:2020-07-05 10:38

原标题:前人如何期待春天?

延历寺第三代座主慈觉行家圆仁(794—864)为求道朝圣来大唐十年,留下雄厚的旅走日记。来大唐第一年,圆仁在扬州过的冬至。阳历冬至基本在十二月二十二前后,阴历却不固定,这一年冬至是阴历十一月二十七。岂论僧俗,这镇日都要设祝膳品尝美味。圆仁在日记中如此记述:“百味、惣集(多多佳肴齐集)。”圆仁日记一切都用汉文书写。圆仁当时留宿扬州开元寺,开元寺足足摆了三天祝膳。圆仁记载道:“有栽惣集(有各色佳肴)。”“惣集”在他笔下也许是迎接之意。说“百味”自然是各栽善待,遗憾的是圆仁的日记中异国记录当时的菜单。

北宋·赵佶《十八学士文会图》

以前冬至几乎是匹敌过年的主要日子,未必甚至比过年还受偏重。这是一年中白昼最短的镇日,那之后白昼最先逐渐变长。当时人们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民俗,所以白昼长是件起劲事儿。古代人觉得这是来自神的赠送,圣诞节施舍礼物的习俗多半与冬至相关。与此相对的是白昼最长的日子“夏至”,之后白昼则逐渐变短,这就不是什么值得祝贺的事了。照样冬至让人觉得起劲,逢人便想道声贺。扬州人必定对圆仁说:“冬至,和尚万福!”如此值得祝贺的日子受到丰盛的善待是自然的事了。

也许三十年前吾受报社委托写过一篇相关冬至的随笔,说到“中国冬至时会做汤圆吃”。现在每年冬至吾家还保持着做汤圆的习俗。吾以为中国那里都是这个风俗,不承想读了那篇随笔的中国友人说“吾家就不吃汤圆哦”,让吾顿觉慌乱。吃汤圆只是台湾和一片面福建地区的民俗,北方要吃饺子。此后吾再写“中国”如何时就变得郑重首来。吃汤圆也益饺子也益,这和过年吃年糕、端午吃粽子相通都是一栽“象征”,自然祝贺冬至还要吃许多别的佳肴。

查了一下唐朝时的节伪日修整,元旦放伪是元旦当日添上前后各三天一切七天息伪。冬至也如此,前后各三天添上冬至当天共七天。其他除了清明之外基本是一两天的样子,最多也不过三天。从伪期长短看,元旦和冬至算是双璧了。元旦前夜称为除夕,冬至前夜也称为除夕。这在诸桥的《大汉和辞典》上也有所记载。圆仁在冬至前一日的日记上云云记载:“夜,人咸未睡。与本国(日本)正月、庚申夜同。”

北京有“冬至馄饨夏至面”的说法,馄饨就是云吞。日本把“乌冬”写成“饂飩”,“ 饂”是日本创造的就是所谓的国字。“面”呈线形,就是乌冬或素面一类。所以日本便有“冬至云吞夏至素面”的说法。六世纪据宗懔撰写的《荆楚岁时记》记:“冬至日,量日影,作赤豆粥,以禳疫。”说是宫中庭院里立八尺木棒,按照冬至正正午的影长画红线,用红线记录每天影子的萎缩情况。

伸开全文

冬至意味着一个新的最先,要画红线。到了清代,冬至时人们会像元旦施舍贺年卡似的拿着红色贺帖互相探看,还要把红布挂到门上。总之“赤”便是冬至的象征色,做赤豆饭也寓意祥瑞。吾想就是熬红豆粥吧,说是还能消灾。

还有一个广为人知的冬至风俗是“九九消寒图”。从阳历十二月二十二首,天逐渐变冷。圆仁的旅走记中记载冬至时僧人们会互相问候“冰凉!”九九八十一,所谓九九消寒图就是从冬至这天首,画一枝素梅,枝上画梅花九朵,每朵梅花九个花瓣,共八十一瓣,代外“数九天”的八十镇日,关于我们每朵花代外一个“九”,每瓣代外镇日,每过镇日就用颜色染上一瓣,染完九瓣,就过了一个“九”,九朵染完,就到阳历三月十二前后,便出了“九”,九尽春深。

清代最先通走的《九九消寒图》

九九消寒图有多栽形式。有的像棋盘似的,将纸横竖平分九格,共计八十一格。从冬至最先每天填充一格,填充的手段是上涂晴下涂阴,左风右雨雪当中,据说这是原型。也许是匮乏风雅才改成后来的梅花图吧。无论哪栽都表现出人们熬冬盼春的急切情感。

阳历冬至和元旦之间只相差十余日,阴历也许要差上一个多月。冬至和元旦之间还有“腊”这个时节,所以阴历十二月称为“腊月”。日本的季节问候语中有“往年腊月……”但是异国与“腊”相关的仪式活动。窃以为这是一个感谢节。春天有祭祀土地神的“社”,岁暮时各路天神一首祭祀便有了这个“腊”。首源倒是说法多多,“社”是播栽前的节,也是哀乞丰收的仪式活动;而“腊”则是收获后外示感谢的仪式活动。孔子时代称“腊”为“蜡”。有一年正大的子贡陪着孔子往不雅旁观蜡的仪式,人们喝美酒吃佳肴,已足而酒醉。孔子问子贡:“喜悦吗?”子贡则回应说:“全国的人都相通疯狂了,有什么益喜悦的呀。”孔子质问说,劳作百日就喜悦这么镇日的情感你不懂吧。子贡是孔子门下最有钱的学徒,孔子周游列国是子贡资助。不必劳作的子贡怎能体会到农民日夜辛辛勤作终于有镇日能够从中自在出来的喜悦呢?这是孔子对子贡的狂态披露不悦吧。由此可见,腊的仪式活动是不分座次不讲虚礼行家开怀畅饮的那栽宴会。唐朝时腊日会赐群臣“口脂面笑”,杜甫诗中也有相关描述。唐朝腊时当日和前后两日添一首能够息三天。古代把冬至后第三个戊日(也有戌说)行为腊日,考虑阴历的日子不太固定就把十二月初八定为腊日。后世在这镇日用多栽谷物煮粥,取名“腊八粥”,取了十二月初八的“八”字音,还取意“各栽各样的食材”,也叫“八宝粥”。清代朝廷会赐予大臣们腊八粥,各家各户也做粥赠送亲朋良朋,还会举办八宝粥大赛。

腊八粥中会放菱角、栗子、纳豆、枣、杏仁、瓜籽、花生、榛子、葡萄干等食材,再添入砂糖做成甜口。绝不克放的是莲子、芸豆、薏苡、肉桂这类食材。赠送腊八粥时必定要带上“大白菜”就是腌白菜,而且必须是本身家做的。虽说就是腌菜,但是可不克幼瞧这内里的说道。据《燕京岁时记》记,大白菜的益坏“可占卜其家的盛衰”。

清道光帝在一首题为《腊八粥》的诗中如此末了:“童稚饱腹庆州平,还向街头击腊鼓。”能够想见十九世纪的腊日孩子们在街头,锣鼓喧天、人头攒动的嘈杂景象。

清 姚文瀚 《岁朝欢庆图》

冬至、腊日、元旦相互阻隔很短,吃美味佳肴的日子挨着来能够说足够生活灵敏。为何这么说呢?厉冬时节,老平民清贫的日子更必要靠吃来蓄积体力。而大陆气候干燥很容易感冒,再添上天冷外出的机会变少很容易匮乏活动,为挑高免疫力最先要做的就是吃,接着要足够修整益。冬至、腊日、元旦不息过节,倘若在唐朝那就是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里添首来能够息十七天。

本文内容选自《雨过天青》(陈舜臣随笔集第二辑),原文标题为《待春》

埃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推荐阅读